栀七醉

【云梦双杰】把那只金孔雀往残里打

今天好冷的嘞,不知道各位穿暖和了没有,没有的话,记得把自己裹成球,暖和暖和~

好吧,现在开始正文,人物归秀秀,OOC归我。

这来自一个特殊的脑洞。

又名:男男“双棍混打”下,金子轩的漫漫追妻路。

对了,感觉金子轩严重OOC的样子啊,不过......咳,还请各位放过我吧,这种“欲拒还迎(?!)”我真的很会写崩。

——

(一)

早就听说云梦有一对姐控,金子轩今日一见,果真不同凡响。


金子轩是MD学院的一名老师,江厌离也是MD学院的一名老师。


有一天,江厌离在众人的推搡之下,终于红着脸和金子轩表白了。


而此刻站在墙角,一下课就想来找自家亲亲好师姐好好聊天,结果因为人有点多就暂时站在一边的魏无羡:“......”


哈?!早就看这只每天花枝招展的金孔雀不舒服了!这一段时间竟然还勾走了师姐!真是不可理喻!这件事情一定要告诉江澄!一定!


正在魏无羡琢磨着现在就要冲下去告诉江澄这件事情的时候,就听见上课铃响了,人群也开始逐渐地散开,金子轩的身影越来越明显。


如果这大好的时候魏无羡会放过的话,那他就不是魏无羡了。


于是在金子轩说了一句“我觉得我们不适合”之后,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只见一个人影突然从开始疏散的人群中冲过来,然后给他呼地一巴掌。


再然后,就和后面有条狗在追一样地跑走了。


金子轩:“......”


心里想了想,自己似乎也没怎么魏无羡啊,怎么魏无羡就突然打自己了?


冷哼一声,他也就去上他的语文课了。


而这边的魏无羡是踩着铃声结束的那个时间点到的班级,好在这一堂不是蓝启仁的语文课,和老师随便扯了几句就被放过了。


一回到座位上,就听见江澄问道:“你什么情况?来这么迟,怕不是又去干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情了?”


既然江澄这样一说,魏无羡也顿时按耐不住自己那张“兴奋至极”的嘴,开始和江澄叽里呱啦地说刚才看到的事情。


江澄皱了皱眉头,在魏无羡说完之后,用一个冷哼来表达了自己心中的不满。


“不过啊,师妹你也别太着急,因为我刚才下来的时候,还冲上去给金子轩一个巴掌了,那感觉,不要太爽。”


这时候,就听见江澄那边传来一声熟悉的冷笑,再抬头一看,果真是江澄又露出了他那让魏无羡哆嗦一下的“江美丽式微笑”。


魏无羡:“......”咳,好吧,金子轩你完了。


不过总是有些暗爽的,不是吗?


金子轩一般上课都是不拖堂的。


所以他今天依旧是一响铃就下课了,但是,今天似乎是他出门忘记看黄历了……


只见江澄从楼梯那边跑过来看到金子轩之后马上就冲过去给他“呼呼”两巴掌,然后和魏无羡一样,跑得飞快。


金子轩:“......”今天这一个两个的都怎么了,怎么都往自己脸上打?!


后来,据目击者魏无羡报道:“当时江澄冲上去的时候,就像是有一万条狗在后面追一样,跑得可快了!”


......


不对,如果后面真的有一万条狗的话,江澄真的是狂奔,而不是和他们亲热?


这真是一个深奥的问题。

——

(二)

金子轩一天之内被魏无羡和江澄打了的事情还是传到了蓝启仁的耳朵里,于是他就让他们去广播室里给金子轩当众道歉。


因此,在当天的广播里,有了以下情节。


首先是江澄的道歉,不过声音冷硬,有一种恨不得,他马上就挂掉的感觉:“抱歉,金老师,我们不应该打你的脸,毕竟这是你挺宝贵的东西......”


吧啦吧啦的一堆,特别是把“应该打”这三个字给咬得很重。


金子轩:“......”他这根本不是真心道歉吧!


接下来的是魏无羡,他说的就没有江澄的那么委婉了:“金老师!我们不应该打你一巴掌、两巴掌的!现在我会想起之前,我觉得我就应该冲过去给你一个左勾拳、右钩拳、上勾拳、下勾拳!我......诶!诶!江澄!我还没来得及说完呢!喂!”


于是就在这样的背景音里,江澄咬着牙说:“抱歉,金老师,魏无羡这都是说笑的,千万别放心上。”


“别放心上”四个字被咬地特别重,金子轩表示,这一定是他听过的最恐怖的道歉,没有之一。


还是如果可以的话,一定会冲下来,直接把他摁在地上打的那种。

——

(三)

MD学院里面,有一个老师,他非常钟情于做实验。


尽管,他做的那些实验一般性都会爆炸。


但是他依然是兴致不减,越挫越勇。


是的,这个老师姓薛,名洋。你可以叫他“薛洋”,但是你不可以叫他“美羊羊”,因为这样的话,他会把你放到实验室里炸一炸。


他的这个“怪癖”对于他教的那个班级来说,已经是非常让人无言以对的了。


毕竟,炸着炸着,就习惯了......


而今天,魏无羡找薛洋做了一笔交易。


“如果你帮我把那只金孔雀放到实验室里面炸一下,我就帮你想一个办法,把晓星尘老师带过来。”


薛洋打量了一下魏无羡,然后露出了他的虎牙,“邪魅”一笑:“好啊。”


于是,在某一个下午,薛洋把金子轩连哄带骗地拉到了实验室。


然后把所有的东西往同一个“锅”里一倒。


在金子轩云里雾里的时候,走出了门,把实验室一锁。


顿时反应过来的金子轩:“......”艹。


而此时在楼上听到爆炸声的,除了魏无羡之外的其他同学们:“......”薛老师又做实验炸了?


江澄忍不住开口说道:“这薛洋怎么整天炸?!”


魏无羡笑得贼兮兮的:“诶,不是,这是我让他把金孔雀拉到实验室里炸的。”


江澄:“......”


江澄:“干得漂亮。”

——

(四)

金子轩在这“男男双棍混打”的“刺激”下,终于对江厌离表达了自己内心真正的爱。


于是那天在办公室里,金子轩刚和江厌离表白完,就听到身后传来门被踢开的声音。


金子轩回头一看,只见门口站着一个他非常熟悉的人,以及......一人多高的藏獒。


“妃妃!上!咬他!”


顿时,那只高大威武的藏獒就这样扑了上来,好在江厌离还在,为金子轩挡了点,藏獒看见自己熟悉的人,就停了下来。


而此刻的金子轩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受到了碾压。


这么一只高大威武的藏獒,你竟然说它叫“妃妃”!


你到底是从哪里看出来它小鸟依人了?!


如果你这么凶猛的一只藏獒还能被叫做“妃妃”的话,那我家那只小奶狗该怎么办?


叫“奶奶”吗!!!


......


咦?好像有哪里不对?


总之那天过后,MD学院的校规再次多了一条:江澄与狗不能出入金子轩所在的地方。


金子轩:“......”所以我这也算是特殊关照了?!


哈,真是让(喜)人(闻)感(乐)叹(见)呢。

照着好基友(?)发来的图片画的。

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自己的字和原图不配......


由于不知道原图是谁画的(因为没有任何标志),所以如果有侵权什么的,希望能够和我说一下。

总之,侵删。


还有,希望喜欢啊啊啊啊啊!


至于为什么不描边......


当然是因为我懒啊(划掉)。

【魔道/天官/渣反】你的腰还好吗

这是来自昨晚睡觉前的一个脑洞,因为太晚就没发,现在爬起来发上。

祝各位能够看得开心QwQ!

人物归秀秀,OOC归我。

——

【魏婴】

魏无羡是个游戏主播,挺火的那种。


不过,最近的魏无羡不知道是喜欢上了什么梗,反正总是让他的那些粉丝叫他“魏爸爸”。


然后他在打游戏的时候,对面的在开麦之后,通常还没来得及说上一句话,就会听到魏无羡在选了一个刺客角色之后,非常迷之雀跃地来了一句:“嘿!我滴个乖儿子!我今天可要把你打得叫爸爸!”


对面:“……”


粉丝们:“……”


那个,魏主播,你的老攻蓝忘机知不知道你给他“生”了这么多的儿子?


当然,这些话粉丝们也就在心里想想,说出来的话,谁知道魏无羡还会不会好好打游戏呢?


好吧,肯定是会的。


话题扯远了,我们现在扯回来。


于是在打游戏的过程中,刚开始叫别人“儿子”,但是没有被搭理的魏无羡就开启了他的话唠模式。


“儿子、儿子!爸爸我在这里!那边草丛里没人的,过来打爸爸我啊~”


“儿子、儿子!你的技术看起来不够啊!要不要这局打完之后,私聊爸爸,爸爸带你飞啊?”


“儿子、儿子……”


总之一局下来,魏无羡把对面的“儿子”们都叫遍了。


终于,对面的队长忍不了了,对着麦大喊一声:“团战可以输!对面那个刺客必须死!”


哦呦,好像玩脱了……


接下来看到的局面便是对方的五个英雄就追着这边的一个刺客跑,哪怕是越塔也好,什么也好……


什么仇什么怨啊?


几天后,从外面出差回来的蓝忘机就看到自己网配圈那个微博账号被人“轮”了。


一眼看下来,清一律都是“含光君!含光君!你家夫人又给你生了四个娃!”、“论谁家夫人最给力,要看网配含光君!”……


事后,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反正魏无羡是发了一条微博的。


主播-夷陵老祖V:我亲爱的孩子们,你们就是这样对待自己的亲爹的吗?吾儿叛逆,伤透吾心!!!


至于下面都回复了什么,哦,是这样的。


一只老祖粉:爸爸你的腰还好吗?


看我看我:爸爸你的腰还好吗?【保持队形,爸爸,这是我们对你的爱!


我亲爱的爸爸老祖啊:爸爸你的腰还好吗?【爸爸,这是儿子们千辛万苦给你带来的福利,有没有很感动啊?


……


魏无羡:“……”他这都是群什么粉!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

【江澄】

江澄是网配圈的一名著名后期,凡事经过他的手的剧子,无一例外,都会大红大紫。


不过,最近他心情非常不好。


原因是这样的,他不是有一个追了他好几年的学长吗?今年年初的时候终于把自己给掰弯,然后和他的好学长蓝曦臣在一起了,但是……


问题就这样来了。


他发现原来蓝曦臣也是混网配的,还是大佬级别的那种。


他发现原来蓝曦臣也是自己那个社团的,还是比自己提前进的那种。


他发现原来蓝曦臣也……


等一下。


他发现蓝细菌(划掉划掉!打错字了!)蓝曦臣居然没有和他合作过任何一部剧!


而且每次都是即将合作时,就无一例外地跑路!


江澄生气了。


这是在干什么?躲他?


于是蓝曦臣就发现他家的小祖宗突然就不理他了。


连忙哄回来,再三追问之下,江澄终于有些小傲娇地说了出来。


“哦,你是说那几次啊。”蓝曦臣笑道,“我那几次是真的有事情。你也知道,我那段时间刚接手公司,叔父担心我不习惯,就暂时让我和忘机先实习一段时间。”


“知道是知道,不过这和你突然不配音了有什么关系?”


“这剧是我在以为自己可以休息了的时候接的,但中途不知道什么原因,忘机请假了,叔父就把安排在他身上的工作移给了我,所以没有办法,我就只能和策划说我这次有事情,就先不配了。”


顺便把忘机甩了出去。


蓝曦臣在心里悄咪咪地补了一句。


而江澄并不在意为什么后来又变成了蓝忘机的这个细节,他的注意力全部放在蓝忘机请假那天,刚好魏无羡走路不看,被撞进医院了。


好吧,这事都是发小惹的。


江澄非常没有心理负担地把“责任”推给了发小。


这时候,就听蓝曦臣说:“既然你想和我拍档,那这一次,你来配那个剧里的宗主,我跟你对戏可好?”


糊里糊涂之下,江澄就这样配了。


经过一番指导之后还有模有样的,除了有些地方依然有点戏感欠佳,总体不错。


然后,让江澄真正郁闷的事情就来了。


这部剧,是部耽美。


那个宗主,是个强受。


有H戏。


……


于是在发剧之后,由于众所周知江澄的脾气有点暴躁易怒,所以……


CV-金家大少爷不是大小姐V:今天和@对对对,你是大少爷 出去吃了一顿饭,看到舅舅了,有点小忐忑。{图片}{图片}


第一张图片是两只手和一桌的饭菜,第二张图片是两个男人的背影。


显而易见,左边高一点,充满着温文尔雅气息的是蓝曦臣,右边稍矮一点,略带炸毛气息(?)的是江澄。


不过,众人所评论的都不是安慰他不要忐忑,而是……


你是大大大大大小姐:大小姐!请帮忙问一下你的舅舅,宗主他的腰还好吗?


小黄鸭:大小姐!帮忙问一下宗主他腰还好吗?


后面都是排队形的,但正在翻微博的金凌觉得自己的微博发得不是时候。


很显然,舅舅他现在心情很不好啊,现在冲上去问他腰好不好不就是找死吗!


哦,对了,就算心情很好,冲上去依旧会被打死。


这真是个可悲(然而并不是)的故事。

——

【花城&谢怜】

(注意:这一幕和腰没有关系!)

花城是出了名的画手,不管是翻唱的,还是网配的,反正哪个圈子需要什么封面啊、美工啊什么的,都会斗胆问一下他,有没有时间,能不能画一下?


这时候,花城总会根据自己当时的心情来决定要不要接。


当然,这都是以前。


现在的花城要不要接单的标准是,那个剧组里有没有谢怜。


敢问谢怜是哪方大佬?


人家是填词翻唱的知名歌手。


文武双全,但是,千万不能让他去厨房,只要去了厨房,什么才高八斗,那都是耳边风,吹吹就过了。


麻麻,这简直就是生化武器啊!!!


你见过西红柿炒蛋能被烧成米糊炒炭的人吗?


你见过面条能被烧成粥的人吗?


你见过白米饭能烧成白砖头的人吗?


……


(后期标注:对不起,花大佬我错了,我不该说你媳妇,请保佑我这次月考成绩出来,排名不掉,谢谢)


但是,就算其他人不会吃,花城他行啊!


米糊炒炭是吧?


“哥哥,这一次的菜时间烧久了,下一次时间烧得短一点。”


“好的!”


粥是吧?


“哥哥,这一次的面条,水好像加多了,下次少放一些吧。”


“嗯,谢谢三郎!”


白砖头是吧?


“哥哥,这一次的饭挺好的,真的,松脆。”


“三郎,你真的不是在骗我?听说我烧的东西很难吃的,我问过很多你,就你说好。”


“哥哥,这是真的,那是他们味觉有问题,哥哥你很好。”


味觉“有问题”的风信、慕情、戚容等人:“……”


呵呵。


于是每一次谢怜发了有关自己烧的菜的微博,花城都会在下面评价留言是不是盐放少了?酱油放少了?煮的时间太长了?balabalabal……


粉丝们:“……”从未见过如此宠妻之人!!!


就在所有粉丝都盼着他们在一起的时候,花城终于发了一条振奋人心的微博。


画手-血雨探花V:哥哥,成亲吧。


然后,化身为狼女的粉丝们眼冒绿光,纷纷评论着“快点在一起”、“求你们在一起吧”等等。


谢怜终于在万众瞩目之下回复了。


仙乐太子V:三郎?//@画手-血雨探花V:哥哥,成亲吧。


接着,只见花城回复说。


画手-血雨探花V:没事,哥哥,我开玩笑的。//@仙乐太子V:三郎?//@画手-血雨探花V:哥哥,成亲吧。


愤愤不平的粉丝们纷纷留言。


妄想见证花怜表白现场:今天的花爷表白成功了吗?


一只鲶鱼:今天的花爷依旧没有表白。


为花怜疯狂打call:今天的花爷依旧说,我是开玩笑的。


……


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呢?


花城翻看着以前的微博,又看了看在自己旁边靠着沙发睡着了的谢怜,动动手指,拍了一张照片。


画手-血雨探花V:太子殿下,我永远是你最忠诚的信徒。@仙乐太子 {图片}

——

【沈清秋】

沈清秋是最近刚进的网配圈,他之前是个知名写手大大。


但是,最近他觉得那个整天来找自己的“小孩”总是在挑战自己的底线,疯狂试探,屡试不爽。


沈清秋:“……”看在你总是很认真地教我配音的份儿上,我不和你计较!


所以每一天都是那么得“鸡飞狗跳”呢~


不过最近他和那个“小孩”配了同一部剧,就是那个《人渣反派自X系统》。


他配里面那个师尊。


这剧还是那“小孩”选的。


……


呵呵。


刚开始他是拒绝的,但是他实在受不了“小孩”那个泪眼汪汪的表情,所以……他接了。


然后,他就那么理所当然地火了。


因为那个“小孩”不是别人,是网配圈里说得上紫红的洛冰河,ID:最喜欢师尊了。


哦,对了,忘了说,洛冰河明着追了沈清秋三年,现在他们在一起一年了。


至于洛冰河暗地里追了他几年,沈清秋表示,对不起,他一点都不想知道。


这样的ID昵称很容易让人遐想,偏偏他就是那个师尊。


于是他的微博就被“轮”了。


洛冰河还火上浇油了一把。


CV-最喜欢师尊了V:师尊配得超级好,我教的!要师尊抱抱给亲亲!


下面一排的人手动艾特沈清秋。


但是沈清秋没有回复他,这就导致某个严重缺爱的人跑过来泪眼汪汪哭唧唧:“师尊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我,这……”


“师尊你为什么不回复我?”


“我……”


“不行,师尊,我一定要试验一下你到底有没有不喜欢我了!”


然后沈清秋就被吃了。


结果第二天,当事人之一的洛冰河还在凌晨的两三点钟发了一条微博。


CV-最喜欢师尊了V:师尊,晚安~


最后?最后的结果当然是沈清秋点开微博,发现自己又被“轮”了,一个个都说“师尊你的腰还好吗?”


打电话给始作俑者,偏偏那人还说:“师尊,我就是想要好好抱抱你,结果一激动就……”


沈清秋:“……”得,这日子没法过了,敢情还是他的问题了?


这种事情是一句一激动,就可以了事的吗!


哼。

-END-

【魔道/天官/渣反】半夜蚊子多

老话放在前头:人物归秀秀,OOC归我。
另外,和之前一样,因为cp蛮多的,所以就挑几个写小段子~
是的,因为我懒(深沉脸)……

背景:N对cp出去玩,因为房间不够,两两合住。
------
【忘羡】

魏无羡:“二哥哥,这里蚊子好多啊!”

蓝忘机:“嗯。”

魏无羡:“我们来玩打蚊子的游戏吧!看谁打的蚊子多谁就赢!”

蓝忘机:“嗯。”

魏无羡:“对了对了,输了的人还要答应赢了的人一个条件!不能耍赖!”

蓝忘机:“好。”

于是,在后半夜的时候,隔壁的江澄就听到魏无羡一直在喊着什么“二哥哥,我错了”、“二哥哥,轻一点”之类的话,还自带喘♂息“特效”……

隔壁的江澄:“……”日了狗了的。
------
【曦澄】

话说回来,江澄原本就被蚊子给烦得不胜其烦,偏偏魏无羡还一直“嗯嗯啊啊”的,房间隔音效果也不是很好,实在烦躁。

就在他把被子一掀,打算下床去把隔壁敲一敲的时候,对面床上的蓝曦臣把他叫住了。

蓝曦臣:“怎么了?”

江澄(听着隔壁的声音,皱眉):“你是猪吗?隔壁的声音那么大!”

蓝曦臣(轻笑一声):“要不到我这边睡?离得比较远,声音轻一点。”

江澄(略微心动,碍于面子):“不用了,都是同一个房间里面,你那边我这边都一样。”

蓝曦臣(继续“哄骗”):“我这边没有蚊子哦。”

江澄(沉默几秒):“……嗯。”

蓝曦臣:“来我这边吧,我画了一张符,驱蚊的,绝对没有蚊子。”

于是被说得心动的舅舅就这么连哄带骗地过去了。

远在姑苏的蓝启仁打了个喷嚏:“阿嚏!”

所以说,蓝大你这样用叔父大人教你的技术真的好吗?

答案当然是好的👌。
------
【花怜】

谢怜对于蚊子什么的也不挑剔,把头一蒙,包得严严实实的照样是条好汉(大雾)。

然而旁边的花城远远没有像谢怜这么得入睡。

啊啊啊啊啊!哥哥就在我的旁边!
哥哥他睡在我的旁边诶!
要不要做点什么……
可是哥哥应该不会同意的吧……
%#”%*@%*……

最后还是谢怜看穿了他的心思,把他往被窝里一拉,两个人开始说一些悄♂悄♂话。

所以蚊子什么的,根本没有影响呢~
------
【双玄】

贺玄觉得自己今天晚上睡得一点也不好。

首先是隔壁传来的“嗯嗯啊啊”声(他们住在忘羡cp的左边,刚才的曦澄cp住在忘羡cp的右边)。

然后再是时断时续的“啪”、“啪”、“啪”!

比如说现在。
“啪!”
“啪啪!”
“啪啪啪!”
“啪啪啪啪!”
……

贺玄把被子一掀。
果然是风师娘娘在拍蚊子。

(贺玄内心os:拍蚊子就拍蚊子吧!你拍得这么有节奏感是什么情况!)

但是风师娘娘根本没注意到自己原来拍得这么有节奏感,看到贺玄醒了,还打了个招呼:“嗨~~~”

贺玄:“……嗯。”

然后就在贺玄刚想说一句“你还要继续拍蚊子吗”的时候,只见风师娘娘一本正经地说:“别动!”

贺玄保持着端坐的姿势,一动不动,心道怎么了,让自己别动,你怎么也不动?

接着就看到风师娘娘往自己脸上呼了一巴掌。

贺玄:“……”Exm?!

师青玄:“贺兄别动!有蚊子啊!”

然后又是一巴掌。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众人看着他脸上的两巴掌,默默地想着:莫非昨晚战况很激烈?

然而知道真相的贺玄:真想呵呵你们一脸。
------
【冰秋】

其实这一对选的房间里意外地没有多少蚊子,对此他们也只是一脸懵逼地以为别人的房间里应该也是这样的吧。

然后冰妹就缠了上来,满眼期待地喊了一声:“师尊~”

沈清秋当然知道这是想吃肉了。

但是!
你以为想吃,我就会给吗!
到时候痛的还不是我!
于是他“义正言辞(大雾)”地拒绝了。

可是我们的冰妹是这样容易放弃的人?

既然吃不到全的,那等师尊睡着了的时候,吃点肉渣之类的……也可以……吧?

第二天早上,沈清秋就发现自己的脖子上有着洛冰河的“作案痕迹”。

洛冰河(泪眼汪汪):“师尊~”

沈清秋……
沈清秋默默的叹了一口气,揉揉他的头。

就在洛冰河以为没关系了的时候,狠狠地一摁。

洛冰河:“……”QAQ!

沈清秋:“呵呵。”吃肉可以,现在胆儿肥了,知道半夜偷腥了是吧?我摁shi你哦!

出了房间,众人假装自己眼已瞎:“诶,沈兄,这是昨晚的蚊子咬的?”

沈清秋(咬牙切齿,偏偏笑得让洛冰河觉得异常惊悚):“是啊,蚊子咬的,可大一只了。”

洛冰河:“……”QAQ!!!

鉴定完毕。
我一定是师尊捡的。
师尊一定不爱我了……
我一定是充话费送的……
嘤嘤嘤(划掉)!

-END-

【魔道/天官/渣反】如果有人骨折了

因为人物比较多,cp好像也蛮多的,我就挑几个写好了……
好吧,其实我就是懒。
人物归秀秀,OOC归我。
------
【忘羡】

魏婴:“二哥哥,我腿上打了石膏,走不动路啊。”

蓝湛:“……”

直接把魏婴抱了起来,后者偷偷比了一个“耶”的手型。

什么?

你说你不知道是什么怎么样的?

喏,就这样:✌。
------
【曦澄】

蓝涣:“最近不小心被车撞了,打了石膏,晩吟你等会儿扶我一把?我担心到时候又摔了。”

江澄:“呵,你到时候给我好好走,摔一次,抽一次。”

蓝涣:“……”QAQ。

众人:“……”突然觉得,单身也挺好……
------
【花怜】

花城:“哥哥,我看这人群还挺挤的,到时候我就牵着你走吧。”

谢怜:“可是你不是手骨折了吗?还是并排走吧。”

花城:“那到时候走散了怎么办?哥哥,我不是两只手都骨折,还有另一只可以牵你。”

谢怜(思索片刻):“那这样吧,到时候我护着你点,帮你把和周围的人的距离分开一些,然后我拉着你走,怎么样?”

花城:“嗯……那也成吧,听哥哥的。”

花城主可不会说是因为这样可以趁机吃点豆腐什么的呢……
------
【双玄】

风师:“贺兄,我手打石膏了!”

贺玄:“嗯。”

风师:“人群挤,你背我吧!”

贺玄(思索片刻):“好。”

结果风师娘娘一直在他背上动来动去,还一直喊什么“贺兄加油!贺兄最棒!”什么的。

贺玄:“再动我就不背了。”

风师不动了,也沉默了一下。

但是贺玄有种不好的预感。

只听风师娘娘突然开口大喊:“贺兄你好厉害啊啊啊啊啊啊!”

人群仿佛被按了暂停键,所有人都齐刷刷地看着他们。

结果风师娘娘还神经大条地说:“诶,贺玄他们都在看我们呢。”

贺玄:“……闭嘴,再说话就不背你了。”
------
【冰秋】

师尊觉得冰妹今天似乎有点问题。

在上面那群人花式秀恩爱的时候,冰妹一直在悄咪咪地看着他,频率平均三秒一次。

师尊(忍不了了):“你怎么了?”

冰妹(突然两眼泪汪汪):“师尊……”

师尊:“刚才是眼抽了?”

冰妹:“……”我怀疑师尊不爱我,我只是充话费送的。

看着冰妹满眼羡慕地看着那些花式秀恩爱的人,师尊表示他懂了。

师尊(微笑):“你想让我抱你?”

冰妹两眼发光。

师尊(冷漠):“抱不动。”

冰妹委屈。

师尊(微笑):“你想要我背你?”

冰妹充满希望。

师尊(冷漠):“背不动。”

冰妹哭唧唧。

师尊叹了口气,在他面前蹲下来:“算了,试试吧,上来。”

于是冰妹如愿以偿地被师尊背了,就是两个人的姿势不是一般的难看。

师尊(冷漠脸):“我好像在拖着一个沉重的大游艇在大海里艰难地前行。”

冰妹哭唧唧:“……”

所以,师尊,我是不是要说“噢师尊你好棒棒哦,连大游艇都拖得动”?!

其实我是师尊充话费送来的吧?!

是吧?!

-END-

致双杰——江澄视角

是我太傻太天真
会相信
你这种口说无凭的鬼话
年少的你
太过张扬自大
害得我我全族上下
还剩谁啊

你回来以后
心中
可还有半点莲花坞
现在
我也无须
为你赶狗
为你牵挂

你所犯下的事
也已解释清楚
而我的所作所为
却无须开口

你背负了半世的骂名
剩下的
就给我吧

我还能如何
你和你的良人

浪迹天涯
至于我
守着硕大的莲花坞
独自厮守

姑苏双璧今犹在
云梦双杰

散就散了吧
------
这个是诗歌形式, @陆玖玖 写的,我代发。
这里召唤 @陆玖玖
等一下,她好像还没绑定手机号码……
emmm,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这里表白舅舅!
全世界最好的舅舅!
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被怼……【角落瑟瑟发抖.JPG】

【魔道】如果电话动不动就消音③

本来是打算昨天十月一发的,结果被作业搞得头昏脑涨,忘记了……
于是乎,我就今天发了嘛ヾ(๑❛ ▿ ◠๑ )!
这次小段子里有诈骗电话的内容,脑洞是@陆玖玖 同学给的~
因为一般接到诈骗电话都是直接关掉的,所以应该和现实中的诈骗电话不一样,不过各位请见谅。
老话放前头:人物归秀秀,OOC归我~
曦澄人物背景:已经确定关系并同居。
------
(七)
蓝思追想来想去还是觉得临时跳车实在不雅,最后决定打个电话给蓝曦臣好了,反正他不是和江澄在一起了吗?应该是管得住的……吧?
好像没有什么保证性呢2333……
不对,现在不是嘲笑(大雾)的时候!
一想到自己的婆婆……
啊不对,一想到江澄就要来阻止他和金凌见面了,蓝思追点开联系人,连忙给蓝曦臣打了个电话。

蓝曦臣(温文尔雅,不紧不慢):“喂?思追,有什么事情吗?”

蓝思追(十万火急,仿佛后面有火车在追他):“江总要阻止我和阿凌见面!听阿凌说他有丧心病狂的【哔哔哔哔——】倾向!我@#%#@*%……”

蓝曦臣:“你……慢点说?后面舌头打结了。”还有,晚吟什么时候有哔哔哔哔倾向了?那个消音根本听不懂好吗!

蓝思追用三分钟将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此刻距离舅舅来到现场还有六分钟(和金凌打电话用了一分钟)。

蓝曦臣:“所以你要我帮你们拖住他?”

蓝思追:“对对对!”

蓝曦臣(无奈):“可是打诈骗电话真的好吗?你确定他不会直接关掉?”

蓝思追:“应该不会吧,总之我现在只能想到这个办法了,请千万拖住江总!不管是后来【哔哔哔哔——】也好,还是和魏前辈一样被【哔哔哔哔——】也好,看好你哦!”

说完之后,蓝思追就挂掉了电话。
蓝曦臣默默地在手机上按出江澄的电话号码,用另一个还没来得及把号码告诉江澄的手机输入号码,心道思追你知不知道你一急起来就OOC了?还有那一串的“哔”是不是要解释一下?

(八)
蓝曦臣为了这两个小辈的幸(性)福,也没有耽搁,输入号码之后就打了过去。
此时,蓝思追也把要蓝曦臣念的诈骗电话档案发了过来。

蓝曦臣(照着思追发过来的文本读):“您好,我是XXX公司的营业员,请问您要买车吗?”

江澄(冷漠):“不要。”

蓝曦臣(继续念文本):“好吧,请问您要买房吗?本公司正在打折扣,最高可以六折优惠。”

江澄(冷漠):“滚。”

蓝曦臣(默默翻下去,找到文本三):“那请问您要……”买地皮吗?

江澄(忍不住打断):“蓝曦臣你烦不烦?”

蓝曦臣:“……你怎么知道是我?”

江澄(嘲讽):“听声音啊,你是不是【哔——】!”

蓝曦臣:“……”虽然不知道被消音的是什么,但总感觉不是什么好词。

江澄(嘲讽):“呵,XXX公司的营业员?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改行了。”

蓝曦臣:“……”这种时候还是不说话好吧?嗯……

江澄:“嗯?哑巴了?要不要去神经科看看?给你打八折优惠。”

蓝曦臣:“……”我命苦啊,打个诈骗电话我容易么我!

(九)
在江澄的“猛烈攻击”下,蓝曦臣不得不转移话题。

蓝曦臣:“……咳,不是,其实我打过来是想和你说个事的。”

江澄:“你说。”

蓝曦臣(声音略轻):“我今天早上送你出去之后,又路过公司干了点事情,结果回来时……被车撞了一下。”

江澄:“你继续。”

蓝曦臣:“我现在脚有点疼,你说我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江澄:“呵,就脚疼,头没破?”

蓝曦臣:“……我那是骑自行车的时候被电动车撞的。”

江澄(冷漠):“哦,那去医院啊。”

蓝曦臣:“我刚从医院回来。”结果现在又摔了……

江澄:“那再去。”

蓝曦臣:“我怀疑石膏裂了,不能乱动。”

江澄(在可以转弯变道的地方把方向盘一转,连忙把车往回开,但是语气嘲讽):“呵,我说你这么大人了,到底有没有长眼?走路不看路的,活该被撞!”

蓝曦臣(委屈):“不是啊,我看了的,结果电动车它突然冲出来。”

江澄:“……等着。”特么还电动车成精了是吧!回去等你石膏拆了就打断你狗腿!

-END-

这里是舅舅给蓝漂亮画了一张肖像画,被蓝漂亮看到了,第二天采访的时候的情景……
---
数学课的时候涂的,刚开始没想到会有这个脑洞,随便找了个角落画,结果后来画不下,被迫在修正带上面画……
有点看着不舒服T^T
后来写字的时候,数学老师就盯着我看……
妈耶!老师你千万别不给我吃饭!!!
---
ps.我们数学老师兼职管食堂。
再ps.字丑勿喷吧,佛系lu稿(大雾)。

【魔道】如果电话动不动就消音②

emmm,没错,又是我,我回来了!
咦,我为什么要说“又”?
算了算了,进入正题,先说一句:人物归秀秀,OOC归我~
------
(五)
话说之前魏无羡的一通电话让江澄非常“开心”地抱着狗去找他,惹得魏无羡一阵“啊!蓝湛救我!蓝湛救我啊!”地叫。

教训完之后,他心满意足地拉着狗走了,留下魏无羡一人独看菊花残(大雾)。

而此刻的江澄把狗安放好,在自己的手机里看了一会儿贴吧,突然想起金凌好像把书包扔自己这了。

于是坏心眼(?)的舅舅就打了个电话给他。

而另一边站在车站牌下的金凌看着自己亮起来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的“舅舅”二字,一阵心感不妙。

金凌:“喂?是舅舅吗?”

江澄:“嗯。”

金凌:“那个……舅舅,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江澄:“作业写好了吗?”

金凌(可疑地沉默了一会儿):“嗯……对啊,我写好了。”

江澄:“真的?”

金凌(顿时紧张起来):“对对对对!我写好了!”

江澄(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开口):“我刚刚翻了一下你的作业。”

金凌(秒怂):“啊啊啊啊啊!舅舅!舅舅我错了!我我我我我我以后一定先写完作业再玩!这次我都和他约好了,舅舅你就让我玩这一次嘛!”

江澄:“和谁约好了?”

金凌(支支吾吾):“就、就是蓝思追啊……”

江澄眯着眼心里琢磨了一番,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那个蓝思追好像就是这段时间一直在追求金凌的人。

江澄:“你和他什么关系?”

金凌:“啊?当然是朋友啊!舅舅,舅舅你就同意我这一下吧!就一次!”

江澄冷笑一声,心道什么朋友,怕不是男朋友吧!随后说道:“你们约好了在哪里玩?”

金凌(疑惑):“暂时没确定,不过目前是打算先在XX大厦那里见面……咦,舅舅你问我这个干什么?”

江澄(随手拿起车钥匙):“等着,十分钟。”

金凌(顿时慌张):“啊别别别!舅舅!舅舅!”

(江澄挂断电话)

(六)
金凌“颤抖着”双手,给蓝思追打了个电话。

正在挤公交的蓝思追:“嗯?阿凌?”

金凌:“蓝思追!我跟你讲!我我我我舅舅他说他要过来了!你也知道的,他总是有那种动不动就打断【哔哔哔哔——】倾向!所以你也别等车了!快走吧!舅舅这里我拖着!”

蓝思追(莫名听出言情剧的感觉):“啊?可是我已经上车了啊。”

金凌(着急):“你是不是【哔——】!等会儿到了下一站就下车啊!”

(金凌的手机失去最后一格电,被迫挂断电话)

金凌:“……”沃日,早知道之前就不玩得那么嗨了,完了,这下没电了,也不知道蓝思追那个家伙靠不靠谱。

而此刻看着通话被挂断的界面的蓝思追一脸懵逼:“……”不是,阿凌你知道吗?我现在坐的是那种直达XX大厦,中间不能停车下站的那种,我能怎么办?你要我跳车吗!

------
【预告】打电话的下一贴是主站曦澄cp的,喜欢的关注我呀~⊙▽⊙

【魔道】如果电话动不动就消音①

提前说明一下,这篇文是来自于一个突然出现的消音脑洞。
我个人觉得吧,还是WiFi打给舅舅的电话比较好笑一些XD~
------
(一)
某一天早上,魏无羡揉揉自己一点也不酸痛的腰,给蓝忘机打了个电话。

魏无羡:“二哥哥离开的第一天,想他!”
蓝忘机:“嗯。”

魏无羡:“二哥哥离开的第一天,【哔哔——】、【哔哔——】、冷!”

蓝忘机:“???”

魏无羡:“二哥哥!我一大早起来就感觉自己好【哔哔——】!好【哔哔——】!好冷!”

蓝忘机(似乎get到了真相):“所以。”

魏无羡:“我们以后别两天一次了,天天吧!”

蓝忘机:“好。”

于是,后来的魏无羡发自内心地认识到什么叫做“no zuo no die”……

(二)
蓝忘机今天有事情出去了,闲着没事干就在床上滚的魏无羡给江澄打了个电话。

人物:江澄、魏无羡
拨打者:魏无羡
接听者:江澄
拨打目的:“抱怨”晚上生活的多姿多彩

魏无羡:“喂?江澄,你在吗?”

江澄(冷笑):“呵,不在。”

魏无羡:“别这么无情啊,我跟你讲,昨天晚上我和二哥哥一起讨论了一番哲♂学问题!”

江澄:“就你肚子里这点文墨,还哲学?”

魏无羡:“诶,别瞧不起人啊!我就讲哲♂学怎么了?这可是昨天晚上我和二哥哥好不容易想出来的!在我们的一番努力之下,我们经历九九八十一难!终于解锁了新知(姿)识(势)!比如说【哔哔哔哔——】呀,【哔哔哔哔——】、【哔哔哔哔——】!对了,后面这个比较具有高难度,你还是算了吧,建议你还是先学会【哔哔哔哔——】这姿势比较好。还有还有!我记得你昨天晚上和蓝曦臣睡同一个房间的,那么你们有没有【哔哔哔哔哔——】呀?”

江澄:“【哔——】了狗的,你到底在说什么东西!再不好好说话,小心我等会儿带着妃妃仙子茉莉去你那边教你做人到底该怎么说话!”

魏无羡:“你冷漠!你无情!你活该单身!”

江澄挂断电话,抱起妃妃,拿起车钥匙,决定去教魏无羡如何解决语言表达问题。

(三)
江澄抱着妃妃还没出去,魏无羡又把电话打过来了。

江澄:“我已经抱好妃妃了,你看着办吧!”

魏无羡:“师妹!啊不,舅舅!舅舅我错了!你到底不满我哪里?我改!我都改行了吧!”

江澄:“……”所以我到底在和这个语言表达能力简直有问题的人计较个什么!

魏无羡:“好了好了,我现在还是进入正题吧!实不相瞒,我刚才做了一首诗。”

江澄(冷笑):“就你?”

魏无羡:“那当然!还是关于你的嘞!可好听了,我都要被自己感动了!”

江澄:“你说。”

魏无羡:“那我说了哈。《乡愁》版《江澄》,主笔:魏无羡,原作:余光中。”

江澄:“继续。”

魏无羡(饱含深情):“小时候,江澄是一枚小小的邮票,他在这头,死狗在那头。”

江澄:“你敢再骂一句‘死狗’试试!”

魏无羡:“我错了!我到时候改!现在继续了哈!”

江澄:“嗯。”

魏无羡:“长大后,江澄是一张窄窄的船票,他在这头,三毒在那头。后来啊,江澄是一方矮矮的……”

江澄挂断电话,除了抱着妃妃之外,他又捞起茉莉。
呵,看来一只并不能治愈他,还是带两只吧。

(四)
魏无羡看着被挂掉的电话,一脸懵逼,匆匆又打了一个电话回去。

魏无羡:“干什么挂电话啊?我还没说完!”

江澄(看了看手里的两只狗,冷笑):“呵,手滑。”

魏无羡(打了个寒颤,把空调温度调高了点):“那我继续了呀!后来啊,江澄是一方矮矮的坟墓,他在里头,紫电在外头。而现在,江澄是一湾浅浅的海峡,他在骨灰盒里……啊不,他在这头,蓝曦臣在那头!”

江澄(不动声色地看了看仙子,冷笑):“呵。”

魏无羡(又打了个寒颤,再次看了看空调):“怎么样?很不错吧?我觉得……”

江澄掐断电话,并开启飞机模式。

魏无羡:“诶?诶!怎么又挂电话!不行,我得再打一个过去!”

机械女音:“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Sorry,your……”

魏无羡:“……”MD,这些话憋在心里可难受了,江澄没事挂什么电话!

而此刻的江澄在开启飞机模式之后,抱着两只狗,且示意仙子跟上,径自走向自己的车。
看来两只狗依旧不够,还是三只一起上吧。